了解纽卡斯尔联的青训学院领悟培育优秀的本土球员需要做些什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myjstn.com/,纽卡斯尔联

近十年以来,能够经得起岁月考验而屹立于英超或者英冠球队一线队的,似乎屈指可数。不少人归咎于历任主帅漠视青训球员,也有人认为是纽卡本身青训力度不足,但无论谁是谁非,纽卡青训体系的青黄不接,却是不争的事实。

究竟纽卡斯尔联这些年在青训上遇到了什么困难?而十年来昙花一现的青训球员,如今又何去何从?未来的日子里,又有哪些值得期待的新星呢?我们一探究竟。

1992年初,富翁约翰·霍尔接管球队,聘请凯文·基冈任主帅,纽卡斯尔联并公布希望将纽卡斯尔联打造成一队全部由纽卡斯尔本地(英格兰北部本土)球员组成的球队,以及豪言要花重金购入或培养新的阿兰·希勒。

2007年新任老板迈克·阿什利接管球队以后,纽卡斯尔联距离曾经大花金钱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远。

但即便在财务紧缩的环境下,为纽卡斯尔联挖掘下一位本土新星的任务,在青训主管本·道森眼中,却是前所未有地具备挑战性。即使纽卡青训学院近年来如地毯式搜索般在泰恩河畔的各大小比赛场地留意着每一位球员,但成效似乎不太显著。

青训工作之所以变得越来越难,主要是因为现在的发展趋势已不再只是要求青训学员成为一名好球员就足够,他们需要成为能踏上英超赛场的那种,能够在这个全球最多人关注的足球联赛里,与顶级选手抗衡的那种。

在联赛第19轮,利物浦对阵纽卡的比赛,对于观众来说,能目睹一场4:0的大胜当然是可喜或者可悲(看您支持哪一队),又或者说,错过一场有四个进球的比赛而已,并不意味着什么。但是对于喜鹊青训出身的朗斯塔夫来说,在处子秀能够完成摆脱范戴克和法比尼奥两名利物浦防守球员,并对着高身价门将阿利松起脚命中球门,这是一个多么难忘的时刻。

贝尼特斯很高兴能够为队内的青训球员提供上场机会,但这一切的前提是要他们必须达到上场比赛所需的要求和标准,这是本·道森与他的团队的日常挑战。

“我们知道在青训学院工作的任务有多大,因为英超的目标是要成为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联赛。在雄厚的财力背景下,球队可以拿着白花花的钞票到转会市场上转一圈,然后将那些现成的顶级球员带到球队中,而我们的工作就是要培养出这些球员。”本·道森继续补充到:“英超的成功,使得我们的工作变得越来越困难。”

此前的几年,只有杜梅特是从学院出身,并成为了纽卡一线队的球员,这是硕果仅存的一位。而本赛季英超次循环对阵沃特福德的比赛,是他代表纽卡斯尔联的第100场比赛。

然而,即使是杜梅特,他也曾面临过被球队考虑放弃的日子。当时的主帅阿兰·帕德鲁曾告诉他,他的实力远远不足以使他在一线队上阵。纽卡斯尔联

另一个在这10年内从青训中脱颖而出的Geordie(纽卡斯尔口音,意指纽卡斯尔当地人或已在纽卡斯尔定居的人)就是安迪·卡罗尔。但同样地,球队当时也曾考虑过放弃这位瘦削且略带笨拙的少年。幸好当时的主帅约翰·卡佛向俱乐部保证,卡罗尔将会成为一名兼备身高及力量的左脚球员,是纽卡斯尔联一直希望拥有的,因此球队才选择留下他。随后也被证明,约翰·卡佛的眼光是正确的。

事实上,当初卡罗尔来到纽卡的时候,是以一名左后卫的身份加入球队。到了2011年,以3500万英镑加盟利物浦时,他已经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英格兰前锋。

在纽卡青训学院的健身房里,有一幅画,画中有一名身穿喜鹊球衣的年轻球员,其背后印名字的位置,写着“Whos next?”,表达的意思也相当明确。

而沿着走廊,会发现队内每一位青年球员的名字都会挂到墙上,并列出了他们的专长,以及他们必须要改进的技术与范畴。

然而贝尼特斯来到圣詹姆斯球场后,他便立刻做出了更改,一线分开场地训练。他这么做并不是要分化、搞特权这些负面的东西,而是希望通过这项举措来告诉青训球员:能跟随一线队训练是一种荣誉和被肯定,而不是一种本来就拥有的权利。

本·道森回忆道,当时他看见有一位青年球员见到当时的一线队长科洛奇尼——这位曾荣膺英超年度最佳球员的球队领袖后,居然没有丝毫激动或敬畏,当时道森就意识到,也许是时候要在一线队和青训队之间的关系作出改变。

到了今天,青训学院已经有了一套明确的升降制度。如果球员表现良好,他将获得与一线队“老大哥”一起训练作为奖励,若表现不好,也会有相应的惩罚。Lazaar Achraf和Rolando Aarons的现况已经足以让球员明白,如果表现未如理想,即使是一线队员,也会降至青训队训练。

细算一下,纽卡斯尔联的青训储备大约可见于青训学院、学院中心以及其附属的球队三处地方,大约有300多人,其中约有138名注册球员和一百多名8岁以下的学童。要在如此少数的幼苗当中找出新一代的卡罗尔、杜梅特或朗斯塔夫,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过去十年,负责纽卡青训的团队一共为一线位他们认为具备能力应付一线队挑战的球员,同时,也将他们的肖像都挂在了学院健身房墙上。

罗兰多·阿朗斯,这位从布里斯托城签下的小孩,就是这31位中的其中一员,至于墙上另外的30位,不乏一些我们熟悉的名字:谢恩·弗格森、萨米·艾美奥比、亚当·阿姆斯特朗、杰克·阿尼克等等。

道森说:“过去10年内,我们一共完成了31次任务。我们时常审核外借制度的效用,以对比对于球员本身发展来说,是外借比较好,还是留在我们U23比较好。”

“卡罗尔早在17岁的时候就在欧联杯对阵巴勒莫的比赛中完成了处子秀,但过后两年,他却没有踢上任何一场一线队的比赛。”本·道森解释道:“所以他外借出去了,但是我们在评估他外借的效益时,更多的只是关注他的数据,以及他在新球队的处子战表现如何。”

“我们现在讨论外借时,也往往围绕三项范畴讨论:谁会被外借?哪支球队想借?最适合借到哪支球队?”

索内斯上任后,青训学院就一直有着或多或少的改变。当时索内斯认为一线队的训练场地根本没有达到该有的水平,同时它也是导致一线队球员伤患频繁的原因之一。于是他决定将一线队训练场搬出Benton,结果一线队与青训队的交流就此终止。

不过,时至今日,当时索内斯用来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房间已经变成了U23的更衣室,而更衣室的其中一面墙被拆卸,为的就是希望青训队员能在Benton看到一线队球员训练的情况。

纽卡斯尔联的青训学院,他们的工作方式和为青训学员创造的环境是根深蒂固的,不可动摇。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这里弥漫着饥饿感,在这里,他们十分重视勤奋、纪律、谦逊和尊重。

即使是朗斯塔夫在对阵利物浦的比赛做出精彩贡献以及其后比赛的一些出色发挥后,当球队需要他回到U23训练时,他在青训学院里与其他人没什么不同,勤奋、纪律、谦逊和尊重依然是他在这里需要接受的洗礼。

他们不会让那些略有小成的球员得意忘形,他们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因为他们会时刻提醒他们要尽快回到现实,做好自己。

朗斯塔夫在一线队的冒起对青训学员来说,是一件振奋的事,因为这能证明,他们所在的球队训练体系是可以帮助他们成长的,但与此同时,这也不是一件值得狂欢的事,因为与他们竞争的有几百人,而每场比赛却最多只有14人能够上场。

没人能够肯定,培育青训是一条百试百灵的公式,但作为一支球队,必须无时无刻地去寻找一种能够使它成功的方法。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中国政府要求阿里巴巴出售旗下的媒体资产,包括在香港的《南华早报》?外交部回应

河北大四女生在温州南麂岛失踪8天,留信连说“抱歉”!闺蜜说她考研失利,压力很大

授衔时陈赓为何不买毛主席的账,非要说“我的大将军不是你给的,是李聚奎给我的”?

ESPN:巴萨有意今夏签下17岁“奥地利梅西”,报价600万到800万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