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手球规则有多复杂?英超官方也傻傻搞不清楚

上周六阿森纳客场1比1伯恩利一役第74分钟那次争议,主队后卫埃里克彼得斯有连续2次疑似手球,其中第2次镜头捕捉得非常清晰:他张开左臂向皮球方向移动,最终以手触球。但裁判未作表示。

此处先要明确一点:比赛前一天,即上周五,国际足球协会理事会(IFAB)年会对手球规则的修订,与这次判罚应该没有关系。新规7月1日才会开始施行,尽管各赛事可以自主决定将日期提前,但足总已经确认,英超下赛季才会引入新规。因此,英超目前仍在使用2020/2021版规则,这一点毫无疑问。

新规最大的修订在于“意外手球导致队友进球或获得得分机会的,不再视为犯规”。但显然,这一条与彼得斯手球不是同一场景。

与彼得斯手球可以扯上关系的是:新规还明确授予了裁判对于认定“身体不自然扩大”的自由裁量权(“身体不自然扩大”与通常所说的“扩大防守面积”并不完全等同,关键在于对“不自然”的界定)。根据新规,这种自由裁量的基础在于:手/臂部所处的位置,是不是球员身体运动的结果或合理产物。即便依照这条规则,彼得斯在站立防守时张开手臂,并且以此姿态向皮球方向移动,这并不是他当时身体运动的合理结果——否则,难道站立防守时都鼓励张开手臂并合法手球?

回到重点。对这次手球的判罚,只能依据《足球竞赛规则2020/2021》。有些人“仔细”阅读现行规则后发现,手球的4条豁免情形中,存在一条“球接触距离很近的其他队员的头或身体(包括脚)后直接接触手球队员的手/臂部”。当时佩佩离彼得斯很近,可以运用这条规则将其合法化?

事实上,英超官方在回答媒体质疑时,便是这种逻辑,“皮球是从很近的距离击中了他的手,他没有时间做出反应。当值主裁没有判罚,VAR也不认为这是清晰的错误。”

这个逻辑成立吗?当然不!请注意,那4种豁免情形,是在规则上一条所详列的手球犯规情形之外的情况。如果已经构成上一条的犯规情形,4条豁免理由根本不用考虑。

首先,是故意手球一律犯规。当然,球员是否构成故意,要靠裁判主观裁量。但仔细重看回放,恐怕不少人会直接将其界定为故意。在BT体育担任顾问、素来维护判罚的裁判专家沃顿都忍不住道出心声:考虑到当时相对较慢的球速,彼得斯张开手臂迎球而去的动作很难不被归类到故意手球。

第二,故意手球之外,存在着“身体不自然扩大”条款,即身体不自然扩大的无意手球也是犯规。如前所述,彼得斯的动作构成身体不自然扩大应无疑问。而且,规则特别明文指出,如果已经满足了应判手球犯规的条件,那么即便“距离其他球员很近”也照判不误。

不难发现,现行规则中手球的判定相当复杂。条文够长够细,似乎有利于厘清标准,但实际恐怕是加大了球迷乃至裁判在一瞬间正确运用规则的难度。在手球犯规扩展到无意手球范围后,一度造成手球导致的点球泛滥。正因此,本季英超初期手球犯规判罚过多,很多因为折射打在自然下垂手臂上的事故性手球也被判罚点球,引来怨声载道。

本赛季中途,英超内部出现了“新精神”,一些“可判可不判”的情况倾向于不判。但这次“释法”又有矫枉过正之嫌,后果就是彼得斯这样依照规则明确无误的手球犯规被姑息。而英超在同一赛季忽松忽紧的尺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myjstn.com/,英超也显然让球员和教练无从适应。下赛季新规引入,会改善这一情况吗?也许。但难题依然很多,比如,各路裁判对手/臂部所处位置是不是身体运动合理产物的界定标准,便很难统一。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